陳惠玲/專文

  於5/5日中午,參與草屯工藝中心工藝文化館舉辦「木以載生―國產木作工藝特展」開幕會後,心念聯想參觀毓繡美術館的展覽,便聯繫了館方的譯梅,她表示歡迎,並指出一月底開展的「近山 何以為界」三位藝術家聯展,展期至六月13日,這日訪客不多,可安靜地欣賞作品。開車前往中正路以東方向前去,莫15分鐘順利抵達依傍在九九峰山下這座寂靜的美術館。

毓繡美術館「近山 何以為界」展覽至6/13日。(圖/陳惠玲攝影)

  今年一月,美術館的梅花盛開,當時我錯過了「近山 何以為界」的開幕展,時至五月終於有機會來參訪。喜見餐廳外的梅樹翠綠茂盛,餐廳內的菜單及擺設裝置與景觀皆煥然一新,一座座小型獨立書架上展示各類美學書籍,穿插在每一餐桌的空處,引人注目,餐廳轉角兩旁的玻璃落地窗兩端各多出一棵大榕樹身,從餐廳內往望看去,栩栩如生!展現樹幹與建築物之間的共存感,不經意的人會以為是樹屋呢。

在毓繡美術館餐廳內的視角。(圖/陳惠玲攝影)

  在餐廳內約莫30分鐘,品嘗鹹派沙拉餐點,熱飲一杯黑咖啡,沉靜在九九峰下的樹屋內,短促思念伊人的靈感,當下書寫文字:「我來了!來看你了!一月梅花盛開時錯過了,五月梅果也收成了,現在自由自在的來看你了。」

  走出餐廳眼睛凝視那二棵大榕樹的樹身,由譯梅陪同她準備導覽美術館內三位藝術家作品,並指著那二棵大榕樹幹說,那是藝術家陸先銘老師的油彩作品影像放大版,原作就在美術館內一樓展區。

毓繡美術館「近山 何以為界」展覽。一樓是藝術家陸先銘畫作展區。(圖/陳惠玲攝影)

  藝術家陸先銘(1959年生於台北),現場展示作品是2017年(陸先銘開始創作老樹的時期)以後的創作,題材體現回歸自然,並傳達對自然和生命的關切。他以台北城市的大、小榕樹為題材,特徵以超寫實構圖描繪榕樹的樹幹、氣根與共生植物呈現。主要視角是在大樹幹,其美感在於樹幹以外的留白,他並非視而不見,而是留給觀賞的人們想像的空間或反思。

毓繡美術館「近山 何以為界」展覽。藝術家洪天宇畫作展區。(圖/陳惠玲攝影)

  二樓展覽區為藝術家洪天宇(1960年生於台中)創作,作品以壓克力彩、油彩到水墨的表現形式,記錄了他對台灣山林水資源的時空變化。譯梅表示,洪天宇老師從小在偏遠山區生活,長期蒙養在大自然山林生物中獲得了富足感,直到1980年代他參與在澳洲公海數月的捕魚工作,讓他見識了自然被人類殺戮奪取;如何看待生命是洪老師的創作核心。

  現場展示皆是洪天宇的大幅風景畫作,他的創作引人走入山林間端倪自然,同一處風景畫作他在不同年代的時間給予局部留白的畫面,這是洪天宇的創作方法,他記錄了人類對自然的侵略,同時也展現他對自然山林豐富的情感。

毓繡美術館「近山 何以為界」展覽。藝術家林煒翔畫作展區。(圖/陳惠玲攝影)

  走到三樓展區是藝術家林煒翔(1983年生於新竹)的水彩及油畫作品。
  該展覽空間呈現綠意青翠的畫面,令人心曠神怡,洗去前面所觀賞寫實自然的畫面,眼前是連屏大幅作品橫掛在整面牆上的山嵐峰頂,那柔和的大山連綿姿態,彷彿置身在山嵐雲霧中隨風飄逸著,林煒翔描繪自然景色,相當寫意,展現了藝術內在的精神。

  這一趟美術館的欣賞,從寫實的榕樹進入到一座山林探訪,觀察藝術家從不同視角為藝術創作的內容,筆者認為藝術美學的價值功能,在於藝術家彰顯人類的生命根源以及永恆哲學的省思。從陸先銘、洪天宇、林煒翔三位藝術家的作品,感受到他們對藝術美學的關懷,而且各自表述其美學視角的生命意涵。